你看,你看,QQ的脸偷偷地在改变

  你看,你看,QQ的脸偷偷地在改变
  当着同学的面,我依然说个不停:“我并不是故意惹你生气,只觉得和你说话挺有趣,

我周末回家上QQ的时候,只要她在线,我就热情地找她聊天,不过最近,前桌同学有了变化。
  

升入高中,才发现高手如云。我一直对自己的成绩和伶牙俐齿很自信,但第一次考试后发现:一个不起眼的女孩儿,成绩居然高出我许多。她叫王晓,坐在我后面,虽然优秀的人很多,但一个离我这么近的人成绩比我高这么多,时刻让我感到沮丧。
  

我用挑剔的眼光审视她,很快发现她的缺点:说话慢慢吞吞,一着急就变得口吃。
  
你看,你看,QQ的脸偷偷地在改变
  

口齿伶俐的我,开始拿她寻开心。虽然主要是少年心性图个高兴,但其实也有嫉妒她成绩好,想让她出丑的阴暗心理。
  

课间,我扭过身去,故意逗她说话引她着急,她很快就结结巴巴辞不达意。看着她的尴尬,我认为与她逗趣的短暂瞬间,不仅给忙碌的学习生活添了些滋味儿,也着实缓解了内心深处被她超越的不快。有一次逗她时,王晓口吃得厉害,我学着她的样子嗑巴起来,她眼里满是愤怒和落寞。当着同学的面,我依然说个不停:“我并不是故意惹你生气,只觉得和你说话挺有趣。你学习虽好,但有个小缺点,你说话结巴,只有多开口,才能纠正……”那天之后,王晓更不愿在同学中开口,对我则是用沉默应对我的“挑衅”。
  

一天下午,语文老师叫我到办公室,递给我一篇作文。作文是王晓写的,文中记述了我课间取笑她的事,诉说了先天口吃和我的取笑带给她的自卑与痛苦。读着她的文字,想到进入高一以来一幕幕存心让王晓出丑的场景,我意识到自己的确太过分了。
  

我低头静静地等待批评。老师的话意味深长:“一个优秀的人,一定是个心胸宽广的人。金无足赤,人无完人,与人交往时,应多欣赏别人的长处,不要总去刺痛别人,口下留情,才能有和谐的人际关系。”
  

我惭愧地点头,老师又拿出一张纸条,纸条上是一串数字。老师的目光中满怀期待:“今天是周末,你也可以回家上了。这是王晓的QQ号,我很希望你们通过这种方式沟通一下,相信你能解开对方的心结,解铃还须系铃人。”
  

晚上回家,我用了一个同学们谁也不知道的QQ向她发出申请,我还不想暴露我的身份。她在线,很快通过了我的请求,我们成了QQ好友。她的头像亮着,签名却黯淡:“舌头是伤人的利剑!”这句话像一根刺直扎我的眼,我仿佛看到她无助而气愤的神情。她QQ空间里,摘抄了伊索寓言中的舌头宴的故事,说是主人让伊索分别办一场世界上最好的宴会和世界上最坏的宴会,两次的食物都是舌头。伊索解释说世界上最好和最坏的事物都是言语,言语都是舌头来掌握的。她QQ上面的签名和空间上的文字,仿佛专门为我而写。忐忑不安地和她打招呼,她回话过来,只随便聊了几分钟,我便匆匆下线。那夜,我有点失眠了。
  

又是课间,我转过脸去,她愣愣地看着书本,神色黯然。我一改以前戏谑的口吻,轻声细语地求她谅解:“王晓,对不起!我看到了你写的作文,没想到给你这么大伤害。为弥补我的过错,我决定以后帮助你克服这个毛病!”王晓听了眼里闪出一丝惊喜。
  

我周末回家上QQ的时候,只要她在线,我就热情地找她聊天。通过聊天我了解到她小时候由于父母工作太忙,所以把她寄养在乡下,那时候她是不口吃的。后来被父母接到城里后,由于猛地进入了一个新环境,所以很怯生。去幼儿园上学的第一天,她一开口,满口的的乡音成为其他小朋友的笑料,有人怪模怪样地模仿她说话,其他人就大笑。以后她就害怕说话了,一说话就会因紧张而结巴,这就更成为其他小朋友的笑料了。刚进入幼儿园的时候更因为自己一身的土气和他们格格不入,这样使她成为一个口吃、孤僻、自卑的人。
  

她还告诉我,先天的口吃曾一度让她苦恼,她本想以优异的成绩来弥补自身的缺憾,可是前桌的同学却一次次出口取笑她,让她非常痛苦。不过最近,前桌同学有了变化。我真诚地说:“相信你的同学会变得越来越好,愿你早日快乐起来!”
  

下线时,她QQ上的签名变了:“留个希望给明天!”
  

她离开后,我上搜索了许多克服口吃的资料,其中不乏名人的故事。第二天课间,我给她讲了先天口吃的德摩斯梯尼通过艰苦磨炼成为卓越的演说家的故事,并鼓励她说:“如果你能扫除心中的障碍,拿出足够的勇气和努力,像德摩斯梯尼那样,一定能克服口吃的。我愿意在课间陪你练习口语。”这一次,她的眼里多了感动的神采。
  

“自信是成功的第一秘诀,学习德摩斯梯尼。”再上QQ,她的签名又变了。上聊天,我和她交流怎么克服口吃;白天,帮她练习绕口令。我感到她在不断进步。
  

面临期末,王晓的签名上,一张标志笑脸的符号后写着:“舌头是医病的妙方!”总结班会上,大家畅谈升入高中的变化。王晓第一次走上讲台,讲述了她克服口吃的经过。虽不很流利,但不结巴了。
  

在假期里,上QQ又碰到了她,我问她,你知道我是谁吗?她飞快地回复道:“我当然知道了,虽然你用了一个咱们同学都不知道的号,但通过聊天内容我猜到你就是韩颖,但是我也故意装作不知道你是谁,因为我认为这样更好些。我的QQ号是我让老师给你的。而且,你难道没发现,我在上和现实中和你配合得非常默契吗?你难道没想过原因吗?”
  

原来是这样!我一连发了好几个惊叹的表情给她。我仔细一想,确实我早应该意识到的!
  

课间,我扭过身去,故意逗她说话引她着急,她很快就结结巴巴辞不达意,她的头像亮着,签名却黯淡:“舌头是伤人的利剑!”这句话像一根刺直扎我的眼,我仿佛看到她无助而气愤的神情,那夜,我有点失眠了,上聊天,我和她交流怎么克服口吃;白天,帮她练习绕口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