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头”吵架,如何“床尾”和

  “床头”吵架,如何“床尾”和
  寇准被冤枉了当然没好气,两人吵得不可开交,吵完了就暗较劲,邀人参与协助“和”,过了几天,诗人徐剑铭来访。
  生活中,夫妻吵架之后,用不了多长时间就又和好了,人们就用“床头吵架床尾和”这句俗语形容和好得快。夫妻的吵与和,是一种打破“旧平衡”,形成“新平衡”的过程。“新平衡”来得越早,和好得就越快。我们如何才能做到“床头吵架床尾和”呢?
  客人来了乘机“和”
  寇准年纪轻轻就做了参知政事。一段时间,由于边关形势紧张,他一连三天值班都没有回家。这下可惹恼了宋娥。这天下班刚到家,宋娥就大骂寇准夜不归宿,让他“滚蛋”。寇准被冤枉了当然没好气,两人吵得不可开交,吵完了就暗较劲。第二天,宋娥的叔叔来看宋娥。寇准见“和”的机会来了,就从御膳房请了三名大厨,做了三十二道名菜款待叔丈。饭桌上品着械非常在意。一天,几名战友聚会,聂海胜多喝了二两,回到家,聂捷琳就和他大吵,一僵就是好几天。一批老同志转业交出了房子,聂海胜也分了一套三居室。别人家都忙着找工匠刷新房子,聂海胜的休息日却一天都没回来,也不知道这房子他还管不管。晚上,聂捷琳到新房一看,原来聂海胜把房子都粉刷完了。看着聂海胜满身白灰的狼狈相,聂捷琳真怕他累坏了。聂海胜说:“琳琳,我用一天的时间,把房子刮白了,想给你一个惊喜。还能省下800块钱,给孩子买吃的,给你买化妆品。谁知道保密工作做得不好,让你发现了。哎,咱们家,我在外边是无比气派的飞行员,在家就是跑腿挑重担的;你在外边是服务病人的护士,在家就是领导、司令,我和女儿都得听你的……”聂捷琳说他太贫嘴,“敌对”状态立马结束了。
  聂海胜利用当“粉刷匠”的机会表现自己,得到了聂捷琳谅解。夫妻间的忌恨并无多深的利害冲突,在做日常家务中总能找到和解的机会。你的巧手,你的智慧,你的力气等等,都可以在琐事上展示魅力,令其“触目惊心”。你把事做到对方的心坎上了,再说上几句贫嘴的话,双方很快便会重归于好。
  邀人参与协助“和”
  1970年代,陈忠实在公社当干部,下了班,吃点玉米糊糊就潜心写作。自留地种什么,队里分多少粮食,他一概不管。一次妻子唠叨说:“你成天老是写,有什么用啊?不顶吃不顶喝,也挣不了钱,还得让人伺候。这日子还过不过了?”老婆一嚷嚷,陈忠实的灵感全没了,便和她大吼起来,结果气得妻子连饭都不给他做了。过了几天,诗人徐剑铭来访。陈忠实就对妻子说:“徐老师是作家,是诗人,别看他比我小,论写作他可是老师。你说‘不挣钱,没有用’,你问徐老师是那么回事吗?我觉得徐老师能做到的,我也能做到。我当干部拿着工资,再赚点稿费不是更好?”徐剑铬也说陈忠实说得对,他拿两张稿费单给她看,“一共五十多元,忠实,你什么时候也给嫂子挣两张啊”。从此,妻子再也没因写作和他吵过架。
  陈忠实拿徐剑铭的稿费单说事,把妻子的情绪给拉平了。生活中两口子吵架,多数都是因为互不理解。站在自己的立场上,互相以牙还牙,给对方以抨击,关系只会越搞越僵。如果你说服不了爱人,借交往的机会让他人参与进来,借他人之力说动爱人,定能化干戈为玉帛,实现“和平统一”。
  “床头吵架床尾和”说的是两口子吵架,吵得欢好得也快。日常生活中,我们没有办法和爱人不吵架,但我们却可以在吵架之后,创造条件与之“和”。
  这天下班刚到家,宋娥就大骂寇准夜不归宿,让他“滚蛋”,第二天,宋娥的叔叔来看宋娥,夫妻间的忌恨并无多深的利害冲突,在做日常家务中总能找到和解的机会,陈忠实拿徐剑铭的稿费单说事,把妻子的情绪给拉平了。

发表评论